创新基金

12岁拿到日本软银50万创业基金,他是怎么做到的?

文章来源:未知文章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2019-03-18 18:12

自古英雄出少年,编程猫第30位少院士是来自日本的12岁少年大塚岭。10岁开始接触编程的他,现在是“未探研究社”最年轻的超级创作者。
11岁独立开发出全球首款“视觉跟踪阅读器”,为帮助“视疾”和“老视”人群更方便地阅读。12岁获日本软银孙正义财团50万日元的研究经费支持,开始创业。
小小年纪的他像一个充满灵感和温度的产品设计开发师,希望通过科技赋能医疗来帮助更多人。大塚岭相信:如果人有梦想,不早不晚,当下就是最好的时机。当你做对了,就可以改变世界。 
为了让“眼疾”曾祖父重拾阅读
 
 
你有没有注意过,当我们的父母年过50,口袋里会默默多出一样东西,就是老花眼镜。我们习惯他们需要通过两个玻璃片来看外面的世界,就像开始习惯要更大声讲话,才能被他们听见。
时间会慢慢带走父母的记忆、听觉和视力,让他们像我们初来世界一样丧失生活能力,开始需要被照顾。
日本的一个12岁少年,叫大塚岭。他依旧清晰记得,92岁的曾祖父每天早晨枯坐在轮椅上跟他说早安时的情景。“他患病的眼睛里开始没有光了,看着我们全家人忙碌进出的样子,非常失落。”
塚岭君说,曾祖父从前喜欢读新闻,他很享受每天早餐时把读到的头条故事讲给全家人听。现在腿脚不便,又因患白内障不能佩戴眼镜,除了不能再看报,连他平日最爱的将棋(日本的象棋)也只能靠触摸,来辨别棋子之间的区别。
老视和眼疾,让这个92岁的老人和外面的世界基本隔绝。大塚岭从来没想过这个陪伴自己长大,曾经教他要乐观勇敢的人,有一天会变得郁郁寡欢。“我非常认真地觉得,应该为我的曾祖父,为我的家人做点什么。”
一天,当塚岭君为了看清一张手机图片而用力拉大屏幕时,他灵机一动:如果有一个工具能自动定位人的眼睛,追踪人的视线,让所有网页的文字和图片根据需求无限放大、更换颜色,甚至是将文字切换为声音,曾祖父岂不是就可以继续每天读新闻了?
“我第一时间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我的家人,他们并没有觉得这是异想天开,而是认真地鼓励我。”
想法是有了,可是如何落地呢?单枪匹马的12岁少年在筹备开发过程中肯定遇到了不少麻烦事,塚岭君害羞地挠挠头告诉我们:“主要是眼动追踪部分啦,因为它需要随时定位人的眼睛,比方说在换行的时候就要随时跟踪、调整,这是最难的。”
有一定编程基础的他调动已有的资源,开始思考解决办法。
大塚岭像一个资深的产品分析师,比较了市面上的几款高科技眼控产品,最终选择了Tobii。“老年人的眼球转动速度只是我们年轻人的三分之一,也就是说年轻人一秒钟转动3次,他们只能转动1次。Tobii的精准延时跟踪功能刚好可以照顾老人的生理缺陷。”
“至于文字调整这一块就交给Siv3D和C++了。”
塚岭告诉我们,Siv3D是一个用C ++制作有趣游戏和媒体艺术的图书馆。它不但可以对应许多设备,如Kinect,Leap Motion,相机和麦克风,还能用短代码来编写复杂的交互。
他通过Siv3D进行编译,让阅读器实现了文字缩放、标注,字符颜色和背景色自由切换,甚至为了避免老年龄人误读,还实现了字形自动标准化功能。
终于,为曾祖父设计的阅读器诞生了。
大塚岭“未探研究社”的导师在跟我们聊起这个12岁的男孩时,也禁不住比起大拇指。“太厉害了,就算是20几岁的学生也很少看到意志力和决心那么坚定的,那段时间几乎天天泡在研究社的图书馆里。”
塚岭君给这个阅读器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“Rakuraku阅读”,是任何人都可以轻松阅读的意思。“现在曾祖父,包括我的曾祖母,还有70岁的祖母都在用它读新闻。”
有人说,科技是把双刃剑,霍金和马斯克都曾担心科技将人类引入深渊,可是从这群学编程的00后孩子身上我们看到:只要坚定信念,怀揣敬畏,科技就能让弱者变强,让强者更有爱的力量!
编程给我一条高级偷懒的捷径
 
“其实我的家人对编程设计都不太了解,但他们很支持我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东西。他们认为,如果我能用我喜欢的事去帮助别人,那将来就能成为很好的人。
塚岭君告诉我们,他的父母从小会让他去体验各种各样的东西,编程也是其中一样。在他小学三年级的生日会上收到了一台相机,他把相机和电脑连在一块,每拍一张照片,就会即时显示到电脑屏幕,“我当时觉得非常神奇”。
于是把家里的电脑来来回回捣鼓了十多天的大塚岭,在妈妈的推荐下开始在Tech Kids School学编程。“这是一个线上的编程学校,我在里面知道了很多以前觉得非常神奇的东西的原因,也会动手编译一些小游戏和网页。”
除了开始了解JavaScript和Python的区别,以及把平时浏览漫画网站的时间匀给Qiita(一个用于记录和分享Tech知识的站点),编程对塚岭君的生活影响还有更大的地方。
我开始思考很多生活里常见的东西的工作机制。比方说,在我编程一年后,看见电梯,会思考它正在做什么样的程序。在考虑这些事情时,我希望我也能做出一些实用的东西来,于是开始更频繁地思考。”

塚岭君在采访中向我们提到了一个新鲜词叫“有效性思考”。真的,我们很难想象在和一个12岁的小男孩对话,除了偶尔挠头,会害羞地扶眼镜,他的学识和逻辑远远超出了年纪。
大塚岭说“编程,让我觉得思考有效性是件好事。比如,当我不得不匆匆上学的时候,我开始思考楼梯和速度,为了计算出最短的下楼路线。或者在做某件事时,会考虑通过技术能让它早点结束...”于是,编程似乎给了这个少年一条高级偷懒的捷径。
当然,在Rakuraku阅读器的开发过程中,塚岭君也同样考虑了产品的有效性。“能用眼睛决定的,坚决不用手指。”所以,比用其他阅读器更能偷懒的是,Rakuraku即使不用手指,也可以跟着视线实现标记功能。
这个阅读程序的第一个种子用户是我70岁患绿内障的祖母,她陪伴我整个编译和迭代过程,给了很多有效的反馈。包括文字大小,背景颜色搭配,以及切断长段落的CUT功能,因为年纪大的人读太长的段落眼睛容易疲劳。”
塚岭君偷偷告诉我们,他的这个祖母也擅长偷懒。“爱偷懒的用户才是最好的体验用户,因为他们知道一个好的产品能尽可能帮用户节省出多少时间和体力。”
当我们问到是什么东西让他小小年纪就这么优秀,是天赋吗?12岁少年思考后摇摇头。“乔布斯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天才,但他创造出了天才产品,如果说一定要有什么东西让人变得优秀,那应该是好奇心吧。
翻到大塚岭被日本著名杂志《HOUSING》采访时的图片,日式风格的复式楼道被一整面书墙替代。“这里面放着我和我的家人爱看的书,每次下楼的时候我都会找到下一本要读的书。”
而塚岭君平时制作的手工艺品,也被妈妈摆放到了家里各个显眼的地方,有生活柜、书架、厨房柜台和厕所镜子。当然餐厅里还有一块小黑板,塚岭君用它来随时记录想法和安排时间。
每天阅读,从小爱思考,养成记录灵感的习惯,以及家人对他创造力的尊重,大概是这个12岁少年好奇心的肥沃土壤。而当土壤肥沃了,在孩子的成长树上真的可以结下让人惊艳的“彩蛋”。
当我做对了,就可以改变世界
 
提到“未探研究社”这个地方,大塚岭十分感慨。“就像编程猫一样,这里聚集了一群科技少年。”塚岭君12月末以访学者的身份来到中国,参观了编程猫总部,他觉得这里和“未探研究社”很像,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同龄人一起学习编程。
“未探研究社”在日本涩谷有一个叫“无限”的研究基地。这是一个令人兴奋和适合交流的地方,很多具有雄心壮志和非凡能力的孩子们聚集到这里。
“我们在这里接触到新的科技和价值观的刺激,有很多学术和研究上一流的人给我们的创作提供帮助,我的Rakuraku阅读器就是在这里做出来的。”这里的孩子被称做“未探少年”,英文表述是“Unexplored Junior”未开发的少年们。和名字一样,他们是一群待挖掘有创造未来大脑的人。
塚岭君在编程猫体验了编程猫的图形化编程,连连称赞。“我当初在Tech Kids School学编程有它就好了,这个工具会让年纪小的孩子在学编程时避免很多难题。”

而在体验了我们大师课的悟空机器人以后,他觉得这种软件与硬件相结合助力编程教育的方法,给了他未来创业很多新启示。
“其实,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有很多地方要比日本先进,比方说我在中国搭地铁不用买票,直接扫二维码就好了,包括吃饭买饮料都是,很方便。我在日本上学的时候经常忘带乘车卡。”说到这,塚岭君噗呲笑出声来,原来他也是个健忘的机灵鬼。
大塚岭觉得编程猫和“未探研究社”一样,在给像他这样年纪的少年们提供一个非常好的编程环境。而编程猫也在通过编程培养一群像塚岭君一样年轻的创作者。我们通过挖掘他们的才能,让他们成为中国和世界的未来力量。
“我现在正在研究新的东西,比如利用科技来预防老年痴呆症。我希望通过我的力量来让更多的人过得比现在更好。我相信:当我做对了,就可以改变世界。”
注:文章来自公开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,谢谢。